当前位置: 首页 > 歡迎 > 爱拼国际

爱拼国际

时间:2020-03-29 20:46:16作者:Mckay

导语:爱拼国际

中国人与新冠病毒激战正酣时,有声音提醒我们,要对已经蔓延至巴基斯坦和印度的蝗灾拉响警报。粮食危机,在疫情之后,可能近在眼前。

不过我国专家出面给大家吃了颗定心丸:由于气候环境等因素,中国并非这种蝗虫的适宜生存区,历史上的中国蝗灾也并非此物种。

而在邻国印度,媒体甚至表示当前印度蝗灾已基本结束,目前仅西部拉贾斯坦邦部分地区仍有少数蝗虫聚集,形势完全可控。A股农业类才涨了一天,转天就歇了,人和虫都没了基本的信任。

不过,在东非——此次蝗灾的最大爆发地,情况可就相当不明朗了。联合国高级官员表示,如果不采取有效措施,东非地区将面临粮食危机。

这些蝗虫,又是从哪里来的?

源于天气异常

2019年12月以来,东非国家蝗虫泛滥成灾,肯尼亚遭遇的蝗灾是70年以来最严重的,而埃塞俄比亚和索马里也经历了25年来最严重的蝗灾。蝗虫肆虐中,这些国家的农业生产遭到巨大破坏。

虽然受灾最严重的是东非三国(埃塞、肯尼亚、索马里)

但实际影响其实是整个阿拉伯海沿岸

印度半岛在去年就遭遇大规模蝗灾,今年也没幸免▼

而此次威胁东非的蝗虫,主要是已经威胁了非洲、中东和亚洲的农业数个世纪的沙漠蝗虫。

如果你认为沙漠这种恶劣环境下就没有病虫害

那可就错了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Rosa Frei)▼

沙漠蝗虫是蝗虫科中一种多栖息在沙漠的短角蝗虫,是蝗虫类中危害性最大的种类之一,通常生活在西非和印度之间约30个国家的干旱地区,活动面积约1600万平方公里。每天,沙漠蝗虫能够吃掉重达自己体重的食物。

这是一个相当巨大的活动范围

而要想大规模跨区域移动,需要的进食量也相当巨大

(图片来自Vladimir / shutterstock.com)▼

能吃也就罢了,这种蝗虫还很能飞,每天可飞越100到200公里的距离,高度可达2000米;并且繁殖能力强:每年至少会生两至五批后代。

这些能力,就为蝗灾的跨地域蔓延打下了“生理基础”。

生得很快

(图片来自wikipedia/ ChriKo )▼

飞得也很快

(图片来自Wikipedia/ Adam Matan)▼

在沙漠蝗虫的一生中,很多会经历孤立和集结成群两个阶段。研究显示,最初蝗虫本是孤立的,它们反应迟钝,喜欢在夜间飞行,并不会给人类带来灾难;而成群的蝗虫则非常可怕,集结起来数量最多可达数十亿只,在集体迁移过程中可以吃掉数以吨计的地面植被或庄稼。这就意味着沙漠蝗虫虽然不会直接造成饥荒,但是是饥荒的重要促成因素。

铺天盖地而来

(图片来自 shutterstock@Jen Watson)▼

那为什么孤立的蝗虫会集结成群?

沙漠蝗虫尽管名唤“沙漠”,大量繁殖期却是在环境变得潮湿之后。大部分时间里,沙漠地区极度干旱且植被稀少,蝗虫只能实现孤立个体生活;而当雨水过多,环境湿润,植物生长茂盛,蝗虫也会随之大量繁殖。

真香,比吃土强多了

(图片来自:Vladimir Wrangel / shutterstock.com)▼

这些蝗虫被迫相互亲密接触,在这种刺激下他们体内血清素的含量在短时间内增加让蝗虫们变得乐于集结;在蝗虫腿部相互碰撞的时候机体能释放出苯乙腈,可以防御鸟类天敌——这也是让蝗虫变得愈发社会性的因素。

平时自由散漫,现在整整齐齐

(图片来自 shutterstock@Vladimir Wrangel)▼

道理是这样,在现实中东非蝗群的集结,也要追溯到阿拉伯半岛2018年的两场飓风带来的大降雨。

2018年5月,特强气旋风暴“梅库纳”波及阿拉伯沙漠地带,在沙漠低洼处形成多个水坑,为蝗虫的大量繁殖提供了条件。

特强气旋风暴“梅库纳”,阿拉伯半岛久旱逢甘霖

(图片来自:wikipedia@NASA)▼

5个月后,热带风暴“鲁班”在阿拉伯海中部形成,向西北方向移动,再度给该地区带来降雨,大量蝗虫又找到了组织。

热带风暴“鲁班”也是相似的方向

从阿拉伯海登陆半岛

(使用王者荣耀制作)▼

那么雨后的蝗虫到底能繁殖多少后代呢?昆虫专家的说法是,蝗虫在初次产卵后如果生存条件适宜,下一代的繁殖能力是上一代的20倍。再加上蝗虫繁殖快,沙漠蝗虫的数量可以在以后的几代中呈指数增长。

交配中的沙漠蝗虫

(图片来自:Wikipedia /Christiaan Kooyman)▼

而一旦蝗虫数量控制不力,将对农业生产造成严重影响,如据联合国表示,2003-2005年度的西非大型蝗灾总共造成了25亿美元的收成损失。

简单来说,沙漠蝗虫可影响到地球上十分之一的人的生计。

<

爱拼国际

中国人与新冠病毒激战正酣时,有声音提醒我们,要对已经蔓延至巴基斯坦和印度的蝗灾拉响警报。粮食危机,在疫情之后,可能近在眼前。

不过我国专家出面给大家吃了颗定心丸:由于气候环境等因素,中国并非这种蝗虫的适宜生存区,历史上的中国蝗灾也并非此物种。

而在邻国印度,媒体甚至表示当前印度蝗灾已基本结束,目前仅西部拉贾斯坦邦部分地区仍有少数蝗虫聚集,形势完全可控。A股农业类才涨了一天,转天就歇了,人和虫都没了基本的信任。

不过,在东非——此次蝗灾的最大爆发地,情况可就相当不明朗了。联合国高级官员表示,如果不采取有效措施,东非地区将面临粮食危机。

这些蝗虫,又是从哪里来的?

源于天气异常

2019年12月以来,东非国家蝗虫泛滥成灾,肯尼亚遭遇的蝗灾是70年以来最严重的,而埃塞俄比亚和索马里也经历了25年来最严重的蝗灾。蝗虫肆虐中,这些国家的农业生产遭到巨大破坏。

虽然受灾最严重的是东非三国(埃塞、肯尼亚、索马里)

但实际影响其实是整个阿拉伯海沿岸

印度半岛在去年就遭遇大规模蝗灾,今年也没幸免▼

而此次威胁东非的蝗虫,主要是已经威胁了非洲、中东和亚洲的农业数个世纪的沙漠蝗虫。

如果你认为沙漠这种恶劣环境下就没有病虫害

那可就错了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Rosa Frei)▼

沙漠蝗虫是蝗虫科中一种多栖息在沙漠的短角蝗虫,是蝗虫类中危害性最大的种类之一,通常生活在西非和印度之间约30个国家的干旱地区,活动面积约1600万平方公里。每天,沙漠蝗虫能够吃掉重达自己体重的食物。

这是一个相当巨大的活动范围

而要想大规模跨区域移动,需要的进食量也相当巨大

(图片来自Vladimir / shutterstock.com)▼

能吃也就罢了,这种蝗虫还很能飞,每天可飞越100到200公里的距离,高度可达2000米;并且繁殖能力强:每年至少会生两至五批后代。

这些能力,就为蝗灾的跨地域蔓延打下了“生理基础”。

生得很快

(图片来自wikipedia/ ChriKo )▼

飞得也很快

(图片来自Wikipedia/ Adam Matan)▼

在沙漠蝗虫的一生中,很多会经历孤立和集结成群两个阶段。研究显示,最初蝗虫本是孤立的,它们反应迟钝,喜欢在夜间飞行,并不会给人类带来灾难;而成群的蝗虫则非常可怕,集结起来数量最多可达数十亿只,在集体迁移过程中可以吃掉数以吨计的地面植被或庄稼。这就意味着沙漠蝗虫虽然不会直接造成饥荒,但是是饥荒的重要促成因素。

铺天盖地而来

(图片来自 shutterstock@Jen Watson)▼

那为什么孤立的蝗虫会集结成群?

沙漠蝗虫尽管名唤“沙漠”,大量繁殖期却是在环境变得潮湿之后。大部分时间里,沙漠地区极度干旱且植被稀少,蝗虫只能实现孤立个体生活;而当雨水过多,环境湿润,植物生长茂盛,蝗虫也会随之大量繁殖。

真香,比吃土强多了

(图片来自:Vladimir Wrangel / shutterstock.com)▼

这些蝗虫被迫相互亲密接触,在这种刺激下他们体内血清素的含量在短时间内增加让蝗虫们变得乐于集结;在蝗虫腿部相互碰撞的时候机体能释放出苯乙腈,可以防御鸟类天敌——这也是让蝗虫变得愈发社会性的因素。

平时自由散漫,现在整整齐齐

(图片来自 shutterstock@Vladimir Wrangel)▼

道理是这样,在现实中东非蝗群的集结,也要追溯到阿拉伯半岛2018年的两场飓风带来的大降雨。

2018年5月,特强气旋风暴“梅库纳”波及阿拉伯沙漠地带,在沙漠低洼处形成多个水坑,为蝗虫的大量繁殖提供了条件。

特强气旋风暴“梅库纳”,阿拉伯半岛久旱逢甘霖

(图片来自:wikipedia@NASA)▼

5个月后,热带风暴“鲁班”在阿拉伯海中部形成,向西北方向移动,再度给该地区带来降雨,大量蝗虫又找到了组织。

热带风暴“鲁班”也是相似的方向

从阿拉伯海登陆半岛

(使用王者荣耀制作)▼

那么雨后的蝗虫到底能繁殖多少后代呢?昆虫专家的说法是,蝗虫在初次产卵后如果生存条件适宜,下一代的繁殖能力是上一代的20倍。再加上蝗虫繁殖快,沙漠蝗虫的数量可以在以后的几代中呈指数增长。

交配中的沙漠蝗虫

(图片来自:Wikipedia /Christiaan Kooyman)▼

而一旦蝗虫数量控制不力,将对农业生产造成严重影响,如据联合国表示,2003-2005年度的西非大型蝗灾总共造成了25亿美元的收成损失。

简单来说,沙漠蝗虫可影响到地球上十分之一的人的生计。

<

中国人与新冠病毒激战正酣时,有声音提醒我们,要对已经蔓延至巴基斯坦和印度的蝗灾拉响警报。粮食危机,在疫情之后,可能近在眼前。

不过我国专家出面给大家吃了颗定心丸:由于气候环境等因素,中国并非这种蝗虫的适宜生存区,历史上的中国蝗灾也并非此物种。

而在邻国印度,媒体甚至表示当前印度蝗灾已基本结束,目前仅西部拉贾斯坦邦部分地区仍有少数蝗虫聚集,形势完全可控。A股农业类才涨了一天,转天就歇了,人和虫都没了基本的信任。

不过,在东非——此次蝗灾的最大爆发地,情况可就相当不明朗了。联合国高级官员表示,如果不采取有效措施,东非地区将面临粮食危机。

这些蝗虫,又是从哪里来的?

源于天气异常

2019年12月以来,东非国家蝗虫泛滥成灾,肯尼亚遭遇的蝗灾是70年以来最严重的,而埃塞俄比亚和索马里也经历了25年来最严重的蝗灾。蝗虫肆虐中,这些国家的农业生产遭到巨大破坏。

虽然受灾最严重的是东非三国(埃塞、肯尼亚、索马里)

但实际影响其实是整个阿拉伯海沿岸

印度半岛在去年就遭遇大规模蝗灾,今年也没幸免▼

而此次威胁东非的蝗虫,主要是已经威胁了非洲、中东和亚洲的农业数个世纪的沙漠蝗虫。

如果你认为沙漠这种恶劣环境下就没有病虫害

那可就错了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Rosa Frei)▼

沙漠蝗虫是蝗虫科中一种多栖息在沙漠的短角蝗虫,是蝗虫类中危害性最大的种类之一,通常生活在西非和印度之间约30个国家的干旱地区,活动面积约1600万平方公里。每天,沙漠蝗虫能够吃掉重达自己体重的食物。

这是一个相当巨大的活动范围

而要想大规模跨区域移动,需要的进食量也相当巨大

(图片来自Vladimir / shutterstock.com)▼

能吃也就罢了,这种蝗虫还很能飞,每天可飞越100到200公里的距离,高度可达2000米;并且繁殖能力强:每年至少会生两至五批后代。

这些能力,就为蝗灾的跨地域蔓延打下了“生理基础”。

生得很快

(图片来自wikipedia/ ChriKo )▼

飞得也很快

(图片来自Wikipedia/ Adam Matan)▼

在沙漠蝗虫的一生中,很多会经历孤立和集结成群两个阶段。研究显示,最初蝗虫本是孤立的,它们反应迟钝,喜欢在夜间飞行,并不会给人类带来灾难;而成群的蝗虫则非常可怕,集结起来数量最多可达数十亿只,在集体迁移过程中可以吃掉数以吨计的地面植被或庄稼。这就意味着沙漠蝗虫虽然不会直接造成饥荒,但是是饥荒的重要促成因素。

铺天盖地而来

(图片来自 shutterstock@Jen Watson)▼

那为什么孤立的蝗虫会集结成群?

沙漠蝗虫尽管名唤“沙漠”,大量繁殖期却是在环境变得潮湿之后。大部分时间里,沙漠地区极度干旱且植被稀少,蝗虫只能实现孤立个体生活;而当雨水过多,环境湿润,植物生长茂盛,蝗虫也会随之大量繁殖。

真香,比吃土强多了

(图片来自:Vladimir Wrangel / shutterstock.com)▼

这些蝗虫被迫相互亲密接触,在这种刺激下他们体内血清素的含量在短时间内增加让蝗虫们变得乐于集结;在蝗虫腿部相互碰撞的时候机体能释放出苯乙腈,可以防御鸟类天敌——这也是让蝗虫变得愈发社会性的因素。

平时自由散漫,现在整整齐齐

(图片来自 shutterstock@Vladimir Wrangel)▼

道理是这样,在现实中东非蝗群的集结,也要追溯到阿拉伯半岛2018年的两场飓风带来的大降雨。

2018年5月,特强气旋风暴“梅库纳”波及阿拉伯沙漠地带,在沙漠低洼处形成多个水坑,为蝗虫的大量繁殖提供了条件。

特强气旋风暴“梅库纳”,阿拉伯半岛久旱逢甘霖

(图片来自:wikipedia@NASA)▼

5个月后,热带风暴“鲁班”在阿拉伯海中部形成,向西北方向移动,再度给该地区带来降雨,大量蝗虫又找到了组织。

热带风暴“鲁班”也是相似的方向

从阿拉伯海登陆半岛

(使用王者荣耀制作)▼

那么雨后的蝗虫到底能繁殖多少后代呢?昆虫专家的说法是,蝗虫在初次产卵后如果生存条件适宜,下一代的繁殖能力是上一代的20倍。再加上蝗虫繁殖快,沙漠蝗虫的数量可以在以后的几代中呈指数增长。

交配中的沙漠蝗虫

(图片来自:Wikipedia /Christiaan Kooyman)▼

而一旦蝗虫数量控制不力,将对农业生产造成严重影响,如据联合国表示,2003-2005年度的西非大型蝗灾总共造成了25亿美元的收成损失。

简单来说,沙漠蝗虫可影响到地球上十分之一的人的生计。

<

中国人与新冠病毒激战正酣时,有声音提醒我们,要对已经蔓延至巴基斯坦和印度的蝗灾拉响警报。粮食危机,在疫情之后,可能近在眼前。

不过我国专家出面给大家吃了颗定心丸:由于气候环境等因素,中国并非这种蝗虫的适宜生存区,历史上的中国蝗灾也并非此物种。

而在邻国印度,媒体甚至表示当前印度蝗灾已基本结束,目前仅西部拉贾斯坦邦部分地区仍有少数蝗虫聚集,形势完全可控。A股农业类才涨了一天,转天就歇了,人和虫都没了基本的信任。

不过,在东非——此次蝗灾的最大爆发地,情况可就相当不明朗了。联合国高级官员表示,如果不采取有效措施,东非地区将面临粮食危机。

这些蝗虫,又是从哪里来的?

源于天气异常

2019年12月以来,东非国家蝗虫泛滥成灾,肯尼亚遭遇的蝗灾是70年以来最严重的,而埃塞俄比亚和索马里也经历了25年来最严重的蝗灾。蝗虫肆虐中,这些国家的农业生产遭到巨大破坏。

虽然受灾最严重的是东非三国(埃塞、肯尼亚、索马里)

但实际影响其实是整个阿拉伯海沿岸

印度半岛在去年就遭遇大规模蝗灾,今年也没幸免▼

而此次威胁东非的蝗虫,主要是已经威胁了非洲、中东和亚洲的农业数个世纪的沙漠蝗虫。

如果你认为沙漠这种恶劣环境下就没有病虫害

那可就错了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Rosa Frei)▼

沙漠蝗虫是蝗虫科中一种多栖息在沙漠的短角蝗虫,是蝗虫类中危害性最大的种类之一,通常生活在西非和印度之间约30个国家的干旱地区,活动面积约1600万平方公里。每天,沙漠蝗虫能够吃掉重达自己体重的食物。

这是一个相当巨大的活动范围

而要想大规模跨区域移动,需要的进食量也相当巨大

(图片来自Vladimir / shutterstock.com)▼

能吃也就罢了,这种蝗虫还很能飞,每天可飞越100到200公里的距离,高度可达2000米;并且繁殖能力强:每年至少会生两至五批后代。

这些能力,就为蝗灾的跨地域蔓延打下了“生理基础”。

生得很快

(图片来自wikipedia/ ChriKo )▼

飞得也很快

(图片来自Wikipedia/ Adam Matan)▼

在沙漠蝗虫的一生中,很多会经历孤立和集结成群两个阶段。研究显示,最初蝗虫本是孤立的,它们反应迟钝,喜欢在夜间飞行,并不会给人类带来灾难;而成群的蝗虫则非常可怕,集结起来数量最多可达数十亿只,在集体迁移过程中可以吃掉数以吨计的地面植被或庄稼。这就意味着沙漠蝗虫虽然不会直接造成饥荒,但是是饥荒的重要促成因素。

铺天盖地而来

(图片来自 shutterstock@Jen Watson)▼

那为什么孤立的蝗虫会集结成群?

沙漠蝗虫尽管名唤“沙漠”,大量繁殖期却是在环境变得潮湿之后。大部分时间里,沙漠地区极度干旱且植被稀少,蝗虫只能实现孤立个体生活;而当雨水过多,环境湿润,植物生长茂盛,蝗虫也会随之大量繁殖。

真香,比吃土强多了

(图片来自:Vladimir Wrangel / shutterstock.com)▼

这些蝗虫被迫相互亲密接触,在这种刺激下他们体内血清素的含量在短时间内增加让蝗虫们变得乐于集结;在蝗虫腿部相互碰撞的时候机体能释放出苯乙腈,可以防御鸟类天敌——这也是让蝗虫变得愈发社会性的因素。

平时自由散漫,现在整整齐齐

(图片来自 shutterstock@Vladimir Wrangel)▼

道理是这样,在现实中东非蝗群的集结,也要追溯到阿拉伯半岛2018年的两场飓风带来的大降雨。

2018年5月,特强气旋风暴“梅库纳”波及阿拉伯沙漠地带,在沙漠低洼处形成多个水坑,为蝗虫的大量繁殖提供了条件。

特强气旋风暴“梅库纳”,阿拉伯半岛久旱逢甘霖

(图片来自:wikipedia@NASA)▼

5个月后,热带风暴“鲁班”在阿拉伯海中部形成,向西北方向移动,再度给该地区带来降雨,大量蝗虫又找到了组织。

热带风暴“鲁班”也是相似的方向

从阿拉伯海登陆半岛

(使用王者荣耀制作)▼

那么雨后的蝗虫到底能繁殖多少后代呢?昆虫专家的说法是,蝗虫在初次产卵后如果生存条件适宜,下一代的繁殖能力是上一代的20倍。再加上蝗虫繁殖快,沙漠蝗虫的数量可以在以后的几代中呈指数增长。

交配中的沙漠蝗虫

(图片来自:Wikipedia /Christiaan Kooyman)▼

而一旦蝗虫数量控制不力,将对农业生产造成严重影响,如据联合国表示,2003-2005年度的西非大型蝗灾总共造成了25亿美元的收成损失。

简单来说,沙漠蝗虫可影响到地球上十分之一的人的生计。

<

这次的蝗灾,真的很凶

中国人与新冠病毒激战正酣时,有声音提醒我们,要对已经蔓延至巴基斯坦和印度的蝗灾拉响警报。粮食危机,在疫情之后,可能近在眼前。

不过我国专家出面给大家吃了颗定心丸:由于气候环境等因素,中国并非这种蝗虫的适宜生存区,历史上的中国蝗灾也并非此物种。

而在邻国印度,媒体甚至表示当前印度蝗灾已基本结束,目前仅西部拉贾斯坦邦部分地区仍有少数蝗虫聚集,形势完全可控。A股农业类才涨了一天,转天就歇了,人和虫都没了基本的信任。

不过,在东非——此次蝗灾的最大爆发地,情况可就相当不明朗了。联合国高级官员表示,如果不采取有效措施,东非地区将面临粮食危机。

这些蝗虫,又是从哪里来的?

源于天气异常

2019年12月以来,东非国家蝗虫泛滥成灾,肯尼亚遭遇的蝗灾是70年以来最严重的,而埃塞俄比亚和索马里也经历了25年来最严重的蝗灾。蝗虫肆虐中,这些国家的农业生产遭到巨大破坏。

虽然受灾最严重的是东非三国(埃塞、肯尼亚、索马里)

但实际影响其实是整个阿拉伯海沿岸

印度半岛在去年就遭遇大规模蝗灾,今年也没幸免▼

而此次威胁东非的蝗虫,主要是已经威胁了非洲、中东和亚洲的农业数个世纪的沙漠蝗虫。

如果你认为沙漠这种恶劣环境下就没有病虫害

那可就错了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Rosa Frei)▼

沙漠蝗虫是蝗虫科中一种多栖息在沙漠的短角蝗虫,是蝗虫类中危害性最大的种类之一,通常生活在西非和印度之间约30个国家的干旱地区,活动面积约1600万平方公里。每天,沙漠蝗虫能够吃掉重达自己体重的食物。

这是一个相当巨大的活动范围

而要想大规模跨区域移动,需要的进食量也相当巨大

(图片来自Vladimir / shutterstock.com)▼

能吃也就罢了,这种蝗虫还很能飞,每天可飞越100到200公里的距离,高度可达2000米;并且繁殖能力强:每年至少会生两至五批后代。

这些能力,就为蝗灾的跨地域蔓延打下了“生理基础”。

生得很快

(图片来自wikipedia/ ChriKo )▼

飞得也很快

(图片来自Wikipedia/ Adam Matan)▼

在沙漠蝗虫的一生中,很多会经历孤立和集结成群两个阶段。研究显示,最初蝗虫本是孤立的,它们反应迟钝,喜欢在夜间飞行,并不会给人类带来灾难;而成群的蝗虫则非常可怕,集结起来数量最多可达数十亿只,在集体迁移过程中可以吃掉数以吨计的地面植被或庄稼。这就意味着沙漠蝗虫虽然不会直接造成饥荒,但是是饥荒的重要促成因素。

铺天盖地而来

(图片来自 shutterstock@Jen Watson)▼

那为什么孤立的蝗虫会集结成群?

沙漠蝗虫尽管名唤“沙漠”,大量繁殖期却是在环境变得潮湿之后。大部分时间里,沙漠地区极度干旱且植被稀少,蝗虫只能实现孤立个体生活;而当雨水过多,环境湿润,植物生长茂盛,蝗虫也会随之大量繁殖。

真香,比吃土强多了

(图片来自:Vladimir Wrangel / shutterstock.com)▼

这些蝗虫被迫相互亲密接触,在这种刺激下他们体内血清素的含量在短时间内增加让蝗虫们变得乐于集结;在蝗虫腿部相互碰撞的时候机体能释放出苯乙腈,可以防御鸟类天敌——这也是让蝗虫变得愈发社会性的因素。

平时自由散漫,现在整整齐齐

(图片来自 shutterstock@Vladimir Wrangel)▼

道理是这样,在现实中东非蝗群的集结,也要追溯到阿拉伯半岛2018年的两场飓风带来的大降雨。

2018年5月,特强气旋风暴“梅库纳”波及阿拉伯沙漠地带,在沙漠低洼处形成多个水坑,为蝗虫的大量繁殖提供了条件。

特强气旋风暴“梅库纳”,阿拉伯半岛久旱逢甘霖

(图片来自:wikipedia@NASA)▼

5个月后,热带风暴“鲁班”在阿拉伯海中部形成,向西北方向移动,再度给该地区带来降雨,大量蝗虫又找到了组织。

热带风暴“鲁班”也是相似的方向

从阿拉伯海登陆半岛

(使用王者荣耀制作)▼

那么雨后的蝗虫到底能繁殖多少后代呢?昆虫专家的说法是,蝗虫在初次产卵后如果生存条件适宜,下一代的繁殖能力是上一代的20倍。再加上蝗虫繁殖快,沙漠蝗虫的数量可以在以后的几代中呈指数增长。

交配中的沙漠蝗虫

(图片来自:Wikipedia /Christiaan Kooyman)▼

而一旦蝗虫数量控制不力,将对农业生产造成严重影响,如据联合国表示,2003-2005年度的西非大型蝗灾总共造成了25亿美元的收成损失。

简单来说,沙漠蝗虫可影响到地球上十分之一的人的生计。

<

中国人与新冠病毒激战正酣时,有声音提醒我们,要对已经蔓延至巴基斯坦和印度的蝗灾拉响警报。粮食危机,在疫情之后,可能近在眼前。

不过我国专家出面给大家吃了颗定心丸:由于气候环境等因素,中国并非这种蝗虫的适宜生存区,历史上的中国蝗灾也并非此物种。

而在邻国印度,媒体甚至表示当前印度蝗灾已基本结束,目前仅西部拉贾斯坦邦部分地区仍有少数蝗虫聚集,形势完全可控。A股农业类才涨了一天,转天就歇了,人和虫都没了基本的信任。

不过,在东非——此次蝗灾的最大爆发地,情况可就相当不明朗了。联合国高级官员表示,如果不采取有效措施,东非地区将面临粮食危机。

这些蝗虫,又是从哪里来的?

源于天气异常

2019年12月以来,东非国家蝗虫泛滥成灾,肯尼亚遭遇的蝗灾是70年以来最严重的,而埃塞俄比亚和索马里也经历了25年来最严重的蝗灾。蝗虫肆虐中,这些国家的农业生产遭到巨大破坏。

虽然受灾最严重的是东非三国(埃塞、肯尼亚、索马里)

但实际影响其实是整个阿拉伯海沿岸

印度半岛在去年就遭遇大规模蝗灾,今年也没幸免▼

而此次威胁东非的蝗虫,主要是已经威胁了非洲、中东和亚洲的农业数个世纪的沙漠蝗虫。

如果你认为沙漠这种恶劣环境下就没有病虫害

那可就错了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Rosa Frei)▼

沙漠蝗虫是蝗虫科中一种多栖息在沙漠的短角蝗虫,是蝗虫类中危害性最大的种类之一,通常生活在西非和印度之间约30个国家的干旱地区,活动面积约1600万平方公里。每天,沙漠蝗虫能够吃掉重达自己体重的食物。

这是一个相当巨大的活动范围

而要想大规模跨区域移动,需要的进食量也相当巨大

(图片来自Vladimir / shutterstock.com)▼

能吃也就罢了,这种蝗虫还很能飞,每天可飞越100到200公里的距离,高度可达2000米;并且繁殖能力强:每年至少会生两至五批后代。

这些能力,就为蝗灾的跨地域蔓延打下了“生理基础”。

生得很快

(图片来自wikipedia/ ChriKo )▼

飞得也很快

(图片来自Wikipedia/ Adam Matan)▼

在沙漠蝗虫的一生中,很多会经历孤立和集结成群两个阶段。研究显示,最初蝗虫本是孤立的,它们反应迟钝,喜欢在夜间飞行,并不会给人类带来灾难;而成群的蝗虫则非常可怕,集结起来数量最多可达数十亿只,在集体迁移过程中可以吃掉数以吨计的地面植被或庄稼。这就意味着沙漠蝗虫虽然不会直接造成饥荒,但是是饥荒的重要促成因素。

铺天盖地而来

(图片来自 shutterstock@Jen Watson)▼

那为什么孤立的蝗虫会集结成群?

沙漠蝗虫尽管名唤“沙漠”,大量繁殖期却是在环境变得潮湿之后。大部分时间里,沙漠地区极度干旱且植被稀少,蝗虫只能实现孤立个体生活;而当雨水过多,环境湿润,植物生长茂盛,蝗虫也会随之大量繁殖。

真香,比吃土强多了

(图片来自:Vladimir Wrangel / shutterstock.com)▼

这些蝗虫被迫相互亲密接触,在这种刺激下他们体内血清素的含量在短时间内增加让蝗虫们变得乐于集结;在蝗虫腿部相互碰撞的时候机体能释放出苯乙腈,可以防御鸟类天敌——这也是让蝗虫变得愈发社会性的因素。

平时自由散漫,现在整整齐齐

(图片来自 shutterstock@Vladimir Wrangel)▼

道理是这样,在现实中东非蝗群的集结,也要追溯到阿拉伯半岛2018年的两场飓风带来的大降雨。

2018年5月,特强气旋风暴“梅库纳”波及阿拉伯沙漠地带,在沙漠低洼处形成多个水坑,为蝗虫的大量繁殖提供了条件。

特强气旋风暴“梅库纳”,阿拉伯半岛久旱逢甘霖

(图片来自:wikipedia@NASA)▼

5个月后,热带风暴“鲁班”在阿拉伯海中部形成,向西北方向移动,再度给该地区带来降雨,大量蝗虫又找到了组织。

热带风暴“鲁班”也是相似的方向

从阿拉伯海登陆半岛

(使用王者荣耀制作)▼

那么雨后的蝗虫到底能繁殖多少后代呢?昆虫专家的说法是,蝗虫在初次产卵后如果生存条件适宜,下一代的繁殖能力是上一代的20倍。再加上蝗虫繁殖快,沙漠蝗虫的数量可以在以后的几代中呈指数增长。

交配中的沙漠蝗虫

(图片来自:Wikipedia /Christiaan Kooyman)▼

而一旦蝗虫数量控制不力,将对农业生产造成严重影响,如据联合国表示,2003-2005年度的西非大型蝗灾总共造成了25亿美元的收成损失。

简单来说,沙漠蝗虫可影响到地球上十分之一的人的生计。

<,见下图

这次的蝗灾,真的很凶这次的蝗灾,真的很凶

中国人与新冠病毒激战正酣时,有声音提醒我们,要对已经蔓延至巴基斯坦和印度的蝗灾拉响警报。粮食危机,在疫情之后,可能近在眼前。

不过我国专家出面给大家吃了颗定心丸:由于气候环境等因素,中国并非这种蝗虫的适宜生存区,历史上的中国蝗灾也并非此物种。

而在邻国印度,媒体甚至表示当前印度蝗灾已基本结束,目前仅西部拉贾斯坦邦部分地区仍有少数蝗虫聚集,形势完全可控。A股农业类才涨了一天,转天就歇了,人和虫都没了基本的信任。

不过,在东非——此次蝗灾的最大爆发地,情况可就相当不明朗了。联合国高级官员表示,如果不采取有效措施,东非地区将面临粮食危机。

这些蝗虫,又是从哪里来的?

源于天气异常

2019年12月以来,东非国家蝗虫泛滥成灾,肯尼亚遭遇的蝗灾是70年以来最严重的,而埃塞俄比亚和索马里也经历了25年来最严重的蝗灾。蝗虫肆虐中,这些国家的农业生产遭到巨大破坏。

虽然受灾最严重的是东非三国(埃塞、肯尼亚、索马里)

但实际影响其实是整个阿拉伯海沿岸

印度半岛在去年就遭遇大规模蝗灾,今年也没幸免▼

而此次威胁东非的蝗虫,主要是已经威胁了非洲、中东和亚洲的农业数个世纪的沙漠蝗虫。

如果你认为沙漠这种恶劣环境下就没有病虫害

那可就错了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Rosa Frei)▼

沙漠蝗虫是蝗虫科中一种多栖息在沙漠的短角蝗虫,是蝗虫类中危害性最大的种类之一,通常生活在西非和印度之间约30个国家的干旱地区,活动面积约1600万平方公里。每天,沙漠蝗虫能够吃掉重达自己体重的食物。

这是一个相当巨大的活动范围

而要想大规模跨区域移动,需要的进食量也相当巨大

(图片来自Vladimir / shutterstock.com)▼

能吃也就罢了,这种蝗虫还很能飞,每天可飞越100到200公里的距离,高度可达2000米;并且繁殖能力强:每年至少会生两至五批后代。

这些能力,就为蝗灾的跨地域蔓延打下了“生理基础”。

生得很快

(图片来自wikipedia/ ChriKo )▼

飞得也很快

(图片来自Wikipedia/ Adam Matan)▼

在沙漠蝗虫的一生中,很多会经历孤立和集结成群两个阶段。研究显示,最初蝗虫本是孤立的,它们反应迟钝,喜欢在夜间飞行,并不会给人类带来灾难;而成群的蝗虫则非常可怕,集结起来数量最多可达数十亿只,在集体迁移过程中可以吃掉数以吨计的地面植被或庄稼。这就意味着沙漠蝗虫虽然不会直接造成饥荒,但是是饥荒的重要促成因素。

铺天盖地而来

(图片来自 shutterstock@Jen Watson)▼

那为什么孤立的蝗虫会集结成群?

沙漠蝗虫尽管名唤“沙漠”,大量繁殖期却是在环境变得潮湿之后。大部分时间里,沙漠地区极度干旱且植被稀少,蝗虫只能实现孤立个体生活;而当雨水过多,环境湿润,植物生长茂盛,蝗虫也会随之大量繁殖。

真香,比吃土强多了

(图片来自:Vladimir Wrangel / shutterstock.com)▼

这些蝗虫被迫相互亲密接触,在这种刺激下他们体内血清素的含量在短时间内增加让蝗虫们变得乐于集结;在蝗虫腿部相互碰撞的时候机体能释放出苯乙腈,可以防御鸟类天敌——这也是让蝗虫变得愈发社会性的因素。

平时自由散漫,现在整整齐齐

(图片来自 shutterstock@Vladimir Wrangel)▼

道理是这样,在现实中东非蝗群的集结,也要追溯到阿拉伯半岛2018年的两场飓风带来的大降雨。

2018年5月,特强气旋风暴“梅库纳”波及阿拉伯沙漠地带,在沙漠低洼处形成多个水坑,为蝗虫的大量繁殖提供了条件。

特强气旋风暴“梅库纳”,阿拉伯半岛久旱逢甘霖

(图片来自:wikipedia@NASA)▼

5个月后,热带风暴“鲁班”在阿拉伯海中部形成,向西北方向移动,再度给该地区带来降雨,大量蝗虫又找到了组织。

热带风暴“鲁班”也是相似的方向

从阿拉伯海登陆半岛

(使用王者荣耀制作)▼

那么雨后的蝗虫到底能繁殖多少后代呢?昆虫专家的说法是,蝗虫在初次产卵后如果生存条件适宜,下一代的繁殖能力是上一代的20倍。再加上蝗虫繁殖快,沙漠蝗虫的数量可以在以后的几代中呈指数增长。

交配中的沙漠蝗虫

(图片来自:Wikipedia /Christiaan Kooyman)▼

而一旦蝗虫数量控制不力,将对农业生产造成严重影响,如据联合国表示,2003-2005年度的西非大型蝗灾总共造成了25亿美元的收成损失。

简单来说,沙漠蝗虫可影响到地球上十分之一的人的生计。

<

中国人与新冠病毒激战正酣时,有声音提醒我们,要对已经蔓延至巴基斯坦和印度的蝗灾拉响警报。粮食危机,在疫情之后,可能近在眼前。

不过我国专家出面给大家吃了颗定心丸:由于气候环境等因素,中国并非这种蝗虫的适宜生存区,历史上的中国蝗灾也并非此物种。

而在邻国印度,媒体甚至表示当前印度蝗灾已基本结束,目前仅西部拉贾斯坦邦部分地区仍有少数蝗虫聚集,形势完全可控。A股农业类才涨了一天,转天就歇了,人和虫都没了基本的信任。

不过,在东非——此次蝗灾的最大爆发地,情况可就相当不明朗了。联合国高级官员表示,如果不采取有效措施,东非地区将面临粮食危机。

这些蝗虫,又是从哪里来的?

源于天气异常

2019年12月以来,东非国家蝗虫泛滥成灾,肯尼亚遭遇的蝗灾是70年以来最严重的,而埃塞俄比亚和索马里也经历了25年来最严重的蝗灾。蝗虫肆虐中,这些国家的农业生产遭到巨大破坏。

虽然受灾最严重的是东非三国(埃塞、肯尼亚、索马里)

但实际影响其实是整个阿拉伯海沿岸

印度半岛在去年就遭遇大规模蝗灾,今年也没幸免▼

而此次威胁东非的蝗虫,主要是已经威胁了非洲、中东和亚洲的农业数个世纪的沙漠蝗虫。

如果你认为沙漠这种恶劣环境下就没有病虫害

那可就错了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Rosa Frei)▼

沙漠蝗虫是蝗虫科中一种多栖息在沙漠的短角蝗虫,是蝗虫类中危害性最大的种类之一,通常生活在西非和印度之间约30个国家的干旱地区,活动面积约1600万平方公里。每天,沙漠蝗虫能够吃掉重达自己体重的食物。

这是一个相当巨大的活动范围

而要想大规模跨区域移动,需要的进食量也相当巨大

(图片来自Vladimir / shutterstock.com)▼

能吃也就罢了,这种蝗虫还很能飞,每天可飞越100到200公里的距离,高度可达2000米;并且繁殖能力强:每年至少会生两至五批后代。

这些能力,就为蝗灾的跨地域蔓延打下了“生理基础”。

生得很快

(图片来自wikipedia/ ChriKo )▼

飞得也很快

(图片来自Wikipedia/ Adam Matan)▼

在沙漠蝗虫的一生中,很多会经历孤立和集结成群两个阶段。研究显示,最初蝗虫本是孤立的,它们反应迟钝,喜欢在夜间飞行,并不会给人类带来灾难;而成群的蝗虫则非常可怕,集结起来数量最多可达数十亿只,在集体迁移过程中可以吃掉数以吨计的地面植被或庄稼。这就意味着沙漠蝗虫虽然不会直接造成饥荒,但是是饥荒的重要促成因素。

铺天盖地而来

(图片来自 shutterstock@Jen Watson)▼

那为什么孤立的蝗虫会集结成群?

沙漠蝗虫尽管名唤“沙漠”,大量繁殖期却是在环境变得潮湿之后。大部分时间里,沙漠地区极度干旱且植被稀少,蝗虫只能实现孤立个体生活;而当雨水过多,环境湿润,植物生长茂盛,蝗虫也会随之大量繁殖。

真香,比吃土强多了

(图片来自:Vladimir Wrangel / shutterstock.com)▼

这些蝗虫被迫相互亲密接触,在这种刺激下他们体内血清素的含量在短时间内增加让蝗虫们变得乐于集结;在蝗虫腿部相互碰撞的时候机体能释放出苯乙腈,可以防御鸟类天敌——这也是让蝗虫变得愈发社会性的因素。

平时自由散漫,现在整整齐齐

(图片来自 shutterstock@Vladimir Wrangel)▼

道理是这样,在现实中东非蝗群的集结,也要追溯到阿拉伯半岛2018年的两场飓风带来的大降雨。

2018年5月,特强气旋风暴“梅库纳”波及阿拉伯沙漠地带,在沙漠低洼处形成多个水坑,为蝗虫的大量繁殖提供了条件。

特强气旋风暴“梅库纳”,阿拉伯半岛久旱逢甘霖

(图片来自:wikipedia@NASA)▼

5个月后,热带风暴“鲁班”在阿拉伯海中部形成,向西北方向移动,再度给该地区带来降雨,大量蝗虫又找到了组织。

热带风暴“鲁班”也是相似的方向

从阿拉伯海登陆半岛

(使用王者荣耀制作)▼

那么雨后的蝗虫到底能繁殖多少后代呢?昆虫专家的说法是,蝗虫在初次产卵后如果生存条件适宜,下一代的繁殖能力是上一代的20倍。再加上蝗虫繁殖快,沙漠蝗虫的数量可以在以后的几代中呈指数增长。

交配中的沙漠蝗虫

(图片来自:Wikipedia /Christiaan Kooyman)▼

而一旦蝗虫数量控制不力,将对农业生产造成严重影响,如据联合国表示,2003-2005年度的西非大型蝗灾总共造成了25亿美元的收成损失。

简单来说,沙漠蝗虫可影响到地球上十分之一的人的生计。

<这次的蝗灾,真的很凶这次的蝗灾,真的很凶这次的蝗灾,真的很凶

中国人与新冠病毒激战正酣时,有声音提醒我们,要对已经蔓延至巴基斯坦和印度的蝗灾拉响警报。粮食危机,在疫情之后,可能近在眼前。

不过我国专家出面给大家吃了颗定心丸:由于气候环境等因素,中国并非这种蝗虫的适宜生存区,历史上的中国蝗灾也并非此物种。

而在邻国印度,媒体甚至表示当前印度蝗灾已基本结束,目前仅西部拉贾斯坦邦部分地区仍有少数蝗虫聚集,形势完全可控。A股农业类才涨了一天,转天就歇了,人和虫都没了基本的信任。

不过,在东非——此次蝗灾的最大爆发地,情况可就相当不明朗了。联合国高级官员表示,如果不采取有效措施,东非地区将面临粮食危机。

这些蝗虫,又是从哪里来的?

源于天气异常

2019年12月以来,东非国家蝗虫泛滥成灾,肯尼亚遭遇的蝗灾是70年以来最严重的,而埃塞俄比亚和索马里也经历了25年来最严重的蝗灾。蝗虫肆虐中,这些国家的农业生产遭到巨大破坏。

虽然受灾最严重的是东非三国(埃塞、肯尼亚、索马里)

但实际影响其实是整个阿拉伯海沿岸

印度半岛在去年就遭遇大规模蝗灾,今年也没幸免▼

而此次威胁东非的蝗虫,主要是已经威胁了非洲、中东和亚洲的农业数个世纪的沙漠蝗虫。

如果你认为沙漠这种恶劣环境下就没有病虫害

那可就错了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Rosa Frei)▼

沙漠蝗虫是蝗虫科中一种多栖息在沙漠的短角蝗虫,是蝗虫类中危害性最大的种类之一,通常生活在西非和印度之间约30个国家的干旱地区,活动面积约1600万平方公里。每天,沙漠蝗虫能够吃掉重达自己体重的食物。

这是一个相当巨大的活动范围

而要想大规模跨区域移动,需要的进食量也相当巨大

(图片来自Vladimir / shutterstock.com)▼

能吃也就罢了,这种蝗虫还很能飞,每天可飞越100到200公里的距离,高度可达2000米;并且繁殖能力强:每年至少会生两至五批后代。

这些能力,就为蝗灾的跨地域蔓延打下了“生理基础”。

生得很快

(图片来自wikipedia/ ChriKo )▼

飞得也很快

(图片来自Wikipedia/ Adam Matan)▼

在沙漠蝗虫的一生中,很多会经历孤立和集结成群两个阶段。研究显示,最初蝗虫本是孤立的,它们反应迟钝,喜欢在夜间飞行,并不会给人类带来灾难;而成群的蝗虫则非常可怕,集结起来数量最多可达数十亿只,在集体迁移过程中可以吃掉数以吨计的地面植被或庄稼。这就意味着沙漠蝗虫虽然不会直接造成饥荒,但是是饥荒的重要促成因素。

铺天盖地而来

(图片来自 shutterstock@Jen Watson)▼

那为什么孤立的蝗虫会集结成群?

沙漠蝗虫尽管名唤“沙漠”,大量繁殖期却是在环境变得潮湿之后。大部分时间里,沙漠地区极度干旱且植被稀少,蝗虫只能实现孤立个体生活;而当雨水过多,环境湿润,植物生长茂盛,蝗虫也会随之大量繁殖。

真香,比吃土强多了

(图片来自:Vladimir Wrangel / shutterstock.com)▼

这些蝗虫被迫相互亲密接触,在这种刺激下他们体内血清素的含量在短时间内增加让蝗虫们变得乐于集结;在蝗虫腿部相互碰撞的时候机体能释放出苯乙腈,可以防御鸟类天敌——这也是让蝗虫变得愈发社会性的因素。

平时自由散漫,现在整整齐齐

(图片来自 shutterstock@Vladimir Wrangel)▼

道理是这样,在现实中东非蝗群的集结,也要追溯到阿拉伯半岛2018年的两场飓风带来的大降雨。

2018年5月,特强气旋风暴“梅库纳”波及阿拉伯沙漠地带,在沙漠低洼处形成多个水坑,为蝗虫的大量繁殖提供了条件。

特强气旋风暴“梅库纳”,阿拉伯半岛久旱逢甘霖

(图片来自:wikipedia@NASA)▼

5个月后,热带风暴“鲁班”在阿拉伯海中部形成,向西北方向移动,再度给该地区带来降雨,大量蝗虫又找到了组织。

热带风暴“鲁班”也是相似的方向

从阿拉伯海登陆半岛

(使用王者荣耀制作)▼

那么雨后的蝗虫到底能繁殖多少后代呢?昆虫专家的说法是,蝗虫在初次产卵后如果生存条件适宜,下一代的繁殖能力是上一代的20倍。再加上蝗虫繁殖快,沙漠蝗虫的数量可以在以后的几代中呈指数增长。

交配中的沙漠蝗虫

(图片来自:Wikipedia /Christiaan Kooyman)▼

而一旦蝗虫数量控制不力,将对农业生产造成严重影响,如据联合国表示,2003-2005年度的西非大型蝗灾总共造成了25亿美元的收成损失。

简单来说,沙漠蝗虫可影响到地球上十分之一的人的生计。

<这次的蝗灾,真的很凶

中国人与新冠病毒激战正酣时,有声音提醒我们,要对已经蔓延至巴基斯坦和印度的蝗灾拉响警报。粮食危机,在疫情之后,可能近在眼前。

不过我国专家出面给大家吃了颗定心丸:由于气候环境等因素,中国并非这种蝗虫的适宜生存区,历史上的中国蝗灾也并非此物种。

而在邻国印度,媒体甚至表示当前印度蝗灾已基本结束,目前仅西部拉贾斯坦邦部分地区仍有少数蝗虫聚集,形势完全可控。A股农业类才涨了一天,转天就歇了,人和虫都没了基本的信任。

不过,在东非——此次蝗灾的最大爆发地,情况可就相当不明朗了。联合国高级官员表示,如果不采取有效措施,东非地区将面临粮食危机。

这些蝗虫,又是从哪里来的?

源于天气异常

2019年12月以来,东非国家蝗虫泛滥成灾,肯尼亚遭遇的蝗灾是70年以来最严重的,而埃塞俄比亚和索马里也经历了25年来最严重的蝗灾。蝗虫肆虐中,这些国家的农业生产遭到巨大破坏。

虽然受灾最严重的是东非三国(埃塞、肯尼亚、索马里)

但实际影响其实是整个阿拉伯海沿岸

印度半岛在去年就遭遇大规模蝗灾,今年也没幸免▼

而此次威胁东非的蝗虫,主要是已经威胁了非洲、中东和亚洲的农业数个世纪的沙漠蝗虫。

如果你认为沙漠这种恶劣环境下就没有病虫害

那可就错了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Rosa Frei)▼

沙漠蝗虫是蝗虫科中一种多栖息在沙漠的短角蝗虫,是蝗虫类中危害性最大的种类之一,通常生活在西非和印度之间约30个国家的干旱地区,活动面积约1600万平方公里。每天,沙漠蝗虫能够吃掉重达自己体重的食物。

这是一个相当巨大的活动范围

而要想大规模跨区域移动,需要的进食量也相当巨大

(图片来自Vladimir / shutterstock.com)▼

能吃也就罢了,这种蝗虫还很能飞,每天可飞越100到200公里的距离,高度可达2000米;并且繁殖能力强:每年至少会生两至五批后代。

这些能力,就为蝗灾的跨地域蔓延打下了“生理基础”。

生得很快

(图片来自wikipedia/ ChriKo )▼

飞得也很快

(图片来自Wikipedia/ Adam Matan)▼

在沙漠蝗虫的一生中,很多会经历孤立和集结成群两个阶段。研究显示,最初蝗虫本是孤立的,它们反应迟钝,喜欢在夜间飞行,并不会给人类带来灾难;而成群的蝗虫则非常可怕,集结起来数量最多可达数十亿只,在集体迁移过程中可以吃掉数以吨计的地面植被或庄稼。这就意味着沙漠蝗虫虽然不会直接造成饥荒,但是是饥荒的重要促成因素。

铺天盖地而来

(图片来自 shutterstock@Jen Watson)▼

那为什么孤立的蝗虫会集结成群?

沙漠蝗虫尽管名唤“沙漠”,大量繁殖期却是在环境变得潮湿之后。大部分时间里,沙漠地区极度干旱且植被稀少,蝗虫只能实现孤立个体生活;而当雨水过多,环境湿润,植物生长茂盛,蝗虫也会随之大量繁殖。

真香,比吃土强多了

(图片来自:Vladimir Wrangel / shutterstock.com)▼

这些蝗虫被迫相互亲密接触,在这种刺激下他们体内血清素的含量在短时间内增加让蝗虫们变得乐于集结;在蝗虫腿部相互碰撞的时候机体能释放出苯乙腈,可以防御鸟类天敌——这也是让蝗虫变得愈发社会性的因素。

平时自由散漫,现在整整齐齐

(图片来自 shutterstock@Vladimir Wrangel)▼

道理是这样,在现实中东非蝗群的集结,也要追溯到阿拉伯半岛2018年的两场飓风带来的大降雨。

2018年5月,特强气旋风暴“梅库纳”波及阿拉伯沙漠地带,在沙漠低洼处形成多个水坑,为蝗虫的大量繁殖提供了条件。

特强气旋风暴“梅库纳”,阿拉伯半岛久旱逢甘霖

(图片来自:wikipedia@NASA)▼

5个月后,热带风暴“鲁班”在阿拉伯海中部形成,向西北方向移动,再度给该地区带来降雨,大量蝗虫又找到了组织。

热带风暴“鲁班”也是相似的方向

从阿拉伯海登陆半岛

(使用王者荣耀制作)▼

那么雨后的蝗虫到底能繁殖多少后代呢?昆虫专家的说法是,蝗虫在初次产卵后如果生存条件适宜,下一代的繁殖能力是上一代的20倍。再加上蝗虫繁殖快,沙漠蝗虫的数量可以在以后的几代中呈指数增长。

交配中的沙漠蝗虫

(图片来自:Wikipedia /Christiaan Kooyman)▼

而一旦蝗虫数量控制不力,将对农业生产造成严重影响,如据联合国表示,2003-2005年度的西非大型蝗灾总共造成了25亿美元的收成损失。

简单来说,沙漠蝗虫可影响到地球上十分之一的人的生计。

<

中国人与新冠病毒激战正酣时,有声音提醒我们,要对已经蔓延至巴基斯坦和印度的蝗灾拉响警报。粮食危机,在疫情之后,可能近在眼前。

不过我国专家出面给大家吃了颗定心丸:由于气候环境等因素,中国并非这种蝗虫的适宜生存区,历史上的中国蝗灾也并非此物种。

而在邻国印度,媒体甚至表示当前印度蝗灾已基本结束,目前仅西部拉贾斯坦邦部分地区仍有少数蝗虫聚集,形势完全可控。A股农业类才涨了一天,转天就歇了,人和虫都没了基本的信任。

不过,在东非——此次蝗灾的最大爆发地,情况可就相当不明朗了。联合国高级官员表示,如果不采取有效措施,东非地区将面临粮食危机。

这些蝗虫,又是从哪里来的?

源于天气异常

2019年12月以来,东非国家蝗虫泛滥成灾,肯尼亚遭遇的蝗灾是70年以来最严重的,而埃塞俄比亚和索马里也经历了25年来最严重的蝗灾。蝗虫肆虐中,这些国家的农业生产遭到巨大破坏。

虽然受灾最严重的是东非三国(埃塞、肯尼亚、索马里)

但实际影响其实是整个阿拉伯海沿岸

印度半岛在去年就遭遇大规模蝗灾,今年也没幸免▼

而此次威胁东非的蝗虫,主要是已经威胁了非洲、中东和亚洲的农业数个世纪的沙漠蝗虫。

如果你认为沙漠这种恶劣环境下就没有病虫害

那可就错了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Rosa Frei)▼

沙漠蝗虫是蝗虫科中一种多栖息在沙漠的短角蝗虫,是蝗虫类中危害性最大的种类之一,通常生活在西非和印度之间约30个国家的干旱地区,活动面积约1600万平方公里。每天,沙漠蝗虫能够吃掉重达自己体重的食物。

这是一个相当巨大的活动范围

而要想大规模跨区域移动,需要的进食量也相当巨大

(图片来自Vladimir / shutterstock.com)▼

能吃也就罢了,这种蝗虫还很能飞,每天可飞越100到200公里的距离,高度可达2000米;并且繁殖能力强:每年至少会生两至五批后代。

这些能力,就为蝗灾的跨地域蔓延打下了“生理基础”。

生得很快

(图片来自wikipedia/ ChriKo )▼

飞得也很快

(图片来自Wikipedia/ Adam Matan)▼

在沙漠蝗虫的一生中,很多会经历孤立和集结成群两个阶段。研究显示,最初蝗虫本是孤立的,它们反应迟钝,喜欢在夜间飞行,并不会给人类带来灾难;而成群的蝗虫则非常可怕,集结起来数量最多可达数十亿只,在集体迁移过程中可以吃掉数以吨计的地面植被或庄稼。这就意味着沙漠蝗虫虽然不会直接造成饥荒,但是是饥荒的重要促成因素。

铺天盖地而来

(图片来自 shutterstock@Jen Watson)▼

那为什么孤立的蝗虫会集结成群?

沙漠蝗虫尽管名唤“沙漠”,大量繁殖期却是在环境变得潮湿之后。大部分时间里,沙漠地区极度干旱且植被稀少,蝗虫只能实现孤立个体生活;而当雨水过多,环境湿润,植物生长茂盛,蝗虫也会随之大量繁殖。

真香,比吃土强多了

(图片来自:Vladimir Wrangel / shutterstock.com)▼

这些蝗虫被迫相互亲密接触,在这种刺激下他们体内血清素的含量在短时间内增加让蝗虫们变得乐于集结;在蝗虫腿部相互碰撞的时候机体能释放出苯乙腈,可以防御鸟类天敌——这也是让蝗虫变得愈发社会性的因素。

平时自由散漫,现在整整齐齐

(图片来自 shutterstock@Vladimir Wrangel)▼

道理是这样,在现实中东非蝗群的集结,也要追溯到阿拉伯半岛2018年的两场飓风带来的大降雨。

2018年5月,特强气旋风暴“梅库纳”波及阿拉伯沙漠地带,在沙漠低洼处形成多个水坑,为蝗虫的大量繁殖提供了条件。

特强气旋风暴“梅库纳”,阿拉伯半岛久旱逢甘霖

(图片来自:wikipedia@NASA)▼

5个月后,热带风暴“鲁班”在阿拉伯海中部形成,向西北方向移动,再度给该地区带来降雨,大量蝗虫又找到了组织。

热带风暴“鲁班”也是相似的方向

从阿拉伯海登陆半岛

(使用王者荣耀制作)▼

那么雨后的蝗虫到底能繁殖多少后代呢?昆虫专家的说法是,蝗虫在初次产卵后如果生存条件适宜,下一代的繁殖能力是上一代的20倍。再加上蝗虫繁殖快,沙漠蝗虫的数量可以在以后的几代中呈指数增长。

交配中的沙漠蝗虫

(图片来自:Wikipedia /Christiaan Kooyman)▼

而一旦蝗虫数量控制不力,将对农业生产造成严重影响,如据联合国表示,2003-2005年度的西非大型蝗灾总共造成了25亿美元的收成损失。

简单来说,沙漠蝗虫可影响到地球上十分之一的人的生计。

<。爱拼国际

中国人与新冠病毒激战正酣时,有声音提醒我们,要对已经蔓延至巴基斯坦和印度的蝗灾拉响警报。粮食危机,在疫情之后,可能近在眼前。

不过我国专家出面给大家吃了颗定心丸:由于气候环境等因素,中国并非这种蝗虫的适宜生存区,历史上的中国蝗灾也并非此物种。

而在邻国印度,媒体甚至表示当前印度蝗灾已基本结束,目前仅西部拉贾斯坦邦部分地区仍有少数蝗虫聚集,形势完全可控。A股农业类才涨了一天,转天就歇了,人和虫都没了基本的信任。

不过,在东非——此次蝗灾的最大爆发地,情况可就相当不明朗了。联合国高级官员表示,如果不采取有效措施,东非地区将面临粮食危机。

这些蝗虫,又是从哪里来的?

源于天气异常

2019年12月以来,东非国家蝗虫泛滥成灾,肯尼亚遭遇的蝗灾是70年以来最严重的,而埃塞俄比亚和索马里也经历了25年来最严重的蝗灾。蝗虫肆虐中,这些国家的农业生产遭到巨大破坏。

虽然受灾最严重的是东非三国(埃塞、肯尼亚、索马里)

但实际影响其实是整个阿拉伯海沿岸

印度半岛在去年就遭遇大规模蝗灾,今年也没幸免▼

而此次威胁东非的蝗虫,主要是已经威胁了非洲、中东和亚洲的农业数个世纪的沙漠蝗虫。

如果你认为沙漠这种恶劣环境下就没有病虫害

那可就错了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Rosa Frei)▼

沙漠蝗虫是蝗虫科中一种多栖息在沙漠的短角蝗虫,是蝗虫类中危害性最大的种类之一,通常生活在西非和印度之间约30个国家的干旱地区,活动面积约1600万平方公里。每天,沙漠蝗虫能够吃掉重达自己体重的食物。

这是一个相当巨大的活动范围

而要想大规模跨区域移动,需要的进食量也相当巨大

(图片来自Vladimir / shutterstock.com)▼

能吃也就罢了,这种蝗虫还很能飞,每天可飞越100到200公里的距离,高度可达2000米;并且繁殖能力强:每年至少会生两至五批后代。

这些能力,就为蝗灾的跨地域蔓延打下了“生理基础”。

生得很快

(图片来自wikipedia/ ChriKo )▼

飞得也很快

(图片来自Wikipedia/ Adam Matan)▼

在沙漠蝗虫的一生中,很多会经历孤立和集结成群两个阶段。研究显示,最初蝗虫本是孤立的,它们反应迟钝,喜欢在夜间飞行,并不会给人类带来灾难;而成群的蝗虫则非常可怕,集结起来数量最多可达数十亿只,在集体迁移过程中可以吃掉数以吨计的地面植被或庄稼。这就意味着沙漠蝗虫虽然不会直接造成饥荒,但是是饥荒的重要促成因素。

铺天盖地而来

(图片来自 shutterstock@Jen Watson)▼

那为什么孤立的蝗虫会集结成群?

沙漠蝗虫尽管名唤“沙漠”,大量繁殖期却是在环境变得潮湿之后。大部分时间里,沙漠地区极度干旱且植被稀少,蝗虫只能实现孤立个体生活;而当雨水过多,环境湿润,植物生长茂盛,蝗虫也会随之大量繁殖。

真香,比吃土强多了

(图片来自:Vladimir Wrangel / shutterstock.com)▼

这些蝗虫被迫相互亲密接触,在这种刺激下他们体内血清素的含量在短时间内增加让蝗虫们变得乐于集结;在蝗虫腿部相互碰撞的时候机体能释放出苯乙腈,可以防御鸟类天敌——这也是让蝗虫变得愈发社会性的因素。

平时自由散漫,现在整整齐齐

(图片来自 shutterstock@Vladimir Wrangel)▼

道理是这样,在现实中东非蝗群的集结,也要追溯到阿拉伯半岛2018年的两场飓风带来的大降雨。

2018年5月,特强气旋风暴“梅库纳”波及阿拉伯沙漠地带,在沙漠低洼处形成多个水坑,为蝗虫的大量繁殖提供了条件。

特强气旋风暴“梅库纳”,阿拉伯半岛久旱逢甘霖

(图片来自:wikipedia@NASA)▼

5个月后,热带风暴“鲁班”在阿拉伯海中部形成,向西北方向移动,再度给该地区带来降雨,大量蝗虫又找到了组织。

热带风暴“鲁班”也是相似的方向

从阿拉伯海登陆半岛

(使用王者荣耀制作)▼

那么雨后的蝗虫到底能繁殖多少后代呢?昆虫专家的说法是,蝗虫在初次产卵后如果生存条件适宜,下一代的繁殖能力是上一代的20倍。再加上蝗虫繁殖快,沙漠蝗虫的数量可以在以后的几代中呈指数增长。

交配中的沙漠蝗虫

(图片来自:Wikipedia /Christiaan Kooyman)▼

而一旦蝗虫数量控制不力,将对农业生产造成严重影响,如据联合国表示,2003-2005年度的西非大型蝗灾总共造成了25亿美元的收成损失。

简单来说,沙漠蝗虫可影响到地球上十分之一的人的生计。

<

中国人与新冠病毒激战正酣时,有声音提醒我们,要对已经蔓延至巴基斯坦和印度的蝗灾拉响警报。粮食危机,在疫情之后,可能近在眼前。

不过我国专家出面给大家吃了颗定心丸:由于气候环境等因素,中国并非这种蝗虫的适宜生存区,历史上的中国蝗灾也并非此物种。

而在邻国印度,媒体甚至表示当前印度蝗灾已基本结束,目前仅西部拉贾斯坦邦部分地区仍有少数蝗虫聚集,形势完全可控。A股农业类才涨了一天,转天就歇了,人和虫都没了基本的信任。

不过,在东非——此次蝗灾的最大爆发地,情况可就相当不明朗了。联合国高级官员表示,如果不采取有效措施,东非地区将面临粮食危机。

这些蝗虫,又是从哪里来的?

源于天气异常

2019年12月以来,东非国家蝗虫泛滥成灾,肯尼亚遭遇的蝗灾是70年以来最严重的,而埃塞俄比亚和索马里也经历了25年来最严重的蝗灾。蝗虫肆虐中,这些国家的农业生产遭到巨大破坏。

虽然受灾最严重的是东非三国(埃塞、肯尼亚、索马里)

但实际影响其实是整个阿拉伯海沿岸

印度半岛在去年就遭遇大规模蝗灾,今年也没幸免▼

而此次威胁东非的蝗虫,主要是已经威胁了非洲、中东和亚洲的农业数个世纪的沙漠蝗虫。

如果你认为沙漠这种恶劣环境下就没有病虫害

那可就错了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Rosa Frei)▼

沙漠蝗虫是蝗虫科中一种多栖息在沙漠的短角蝗虫,是蝗虫类中危害性最大的种类之一,通常生活在西非和印度之间约30个国家的干旱地区,活动面积约1600万平方公里。每天,沙漠蝗虫能够吃掉重达自己体重的食物。

这是一个相当巨大的活动范围

而要想大规模跨区域移动,需要的进食量也相当巨大

(图片来自Vladimir / shutterstock.com)▼

能吃也就罢了,这种蝗虫还很能飞,每天可飞越100到200公里的距离,高度可达2000米;并且繁殖能力强:每年至少会生两至五批后代。

这些能力,就为蝗灾的跨地域蔓延打下了“生理基础”。

生得很快

(图片来自wikipedia/ ChriKo )▼

飞得也很快

(图片来自Wikipedia/ Adam Matan)▼

在沙漠蝗虫的一生中,很多会经历孤立和集结成群两个阶段。研究显示,最初蝗虫本是孤立的,它们反应迟钝,喜欢在夜间飞行,并不会给人类带来灾难;而成群的蝗虫则非常可怕,集结起来数量最多可达数十亿只,在集体迁移过程中可以吃掉数以吨计的地面植被或庄稼。这就意味着沙漠蝗虫虽然不会直接造成饥荒,但是是饥荒的重要促成因素。

铺天盖地而来

(图片来自 shutterstock@Jen Watson)▼

那为什么孤立的蝗虫会集结成群?

沙漠蝗虫尽管名唤“沙漠”,大量繁殖期却是在环境变得潮湿之后。大部分时间里,沙漠地区极度干旱且植被稀少,蝗虫只能实现孤立个体生活;而当雨水过多,环境湿润,植物生长茂盛,蝗虫也会随之大量繁殖。

真香,比吃土强多了

(图片来自:Vladimir Wrangel / shutterstock.com)▼

这些蝗虫被迫相互亲密接触,在这种刺激下他们体内血清素的含量在短时间内增加让蝗虫们变得乐于集结;在蝗虫腿部相互碰撞的时候机体能释放出苯乙腈,可以防御鸟类天敌——这也是让蝗虫变得愈发社会性的因素。

平时自由散漫,现在整整齐齐

(图片来自 shutterstock@Vladimir Wrangel)▼

道理是这样,在现实中东非蝗群的集结,也要追溯到阿拉伯半岛2018年的两场飓风带来的大降雨。

2018年5月,特强气旋风暴“梅库纳”波及阿拉伯沙漠地带,在沙漠低洼处形成多个水坑,为蝗虫的大量繁殖提供了条件。

特强气旋风暴“梅库纳”,阿拉伯半岛久旱逢甘霖

(图片来自:wikipedia@NASA)▼

5个月后,热带风暴“鲁班”在阿拉伯海中部形成,向西北方向移动,再度给该地区带来降雨,大量蝗虫又找到了组织。

热带风暴“鲁班”也是相似的方向

从阿拉伯海登陆半岛

(使用王者荣耀制作)▼

那么雨后的蝗虫到底能繁殖多少后代呢?昆虫专家的说法是,蝗虫在初次产卵后如果生存条件适宜,下一代的繁殖能力是上一代的20倍。再加上蝗虫繁殖快,沙漠蝗虫的数量可以在以后的几代中呈指数增长。

交配中的沙漠蝗虫

(图片来自:Wikipedia /Christiaan Kooyman)▼

而一旦蝗虫数量控制不力,将对农业生产造成严重影响,如据联合国表示,2003-2005年度的西非大型蝗灾总共造成了25亿美元的收成损失。

简单来说,沙漠蝗虫可影响到地球上十分之一的人的生计。

<这次的蝗灾,真的很凶这次的蝗灾,真的很凶这次的蝗灾,真的很凶

中国人与新冠病毒激战正酣时,有声音提醒我们,要对已经蔓延至巴基斯坦和印度的蝗灾拉响警报。粮食危机,在疫情之后,可能近在眼前。

不过我国专家出面给大家吃了颗定心丸:由于气候环境等因素,中国并非这种蝗虫的适宜生存区,历史上的中国蝗灾也并非此物种。

而在邻国印度,媒体甚至表示当前印度蝗灾已基本结束,目前仅西部拉贾斯坦邦部分地区仍有少数蝗虫聚集,形势完全可控。A股农业类才涨了一天,转天就歇了,人和虫都没了基本的信任。

不过,在东非——此次蝗灾的最大爆发地,情况可就相当不明朗了。联合国高级官员表示,如果不采取有效措施,东非地区将面临粮食危机。

这些蝗虫,又是从哪里来的?

源于天气异常

2019年12月以来,东非国家蝗虫泛滥成灾,肯尼亚遭遇的蝗灾是70年以来最严重的,而埃塞俄比亚和索马里也经历了25年来最严重的蝗灾。蝗虫肆虐中,这些国家的农业生产遭到巨大破坏。

虽然受灾最严重的是东非三国(埃塞、肯尼亚、索马里)

但实际影响其实是整个阿拉伯海沿岸

印度半岛在去年就遭遇大规模蝗灾,今年也没幸免▼

而此次威胁东非的蝗虫,主要是已经威胁了非洲、中东和亚洲的农业数个世纪的沙漠蝗虫。

如果你认为沙漠这种恶劣环境下就没有病虫害

那可就错了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Rosa Frei)▼

沙漠蝗虫是蝗虫科中一种多栖息在沙漠的短角蝗虫,是蝗虫类中危害性最大的种类之一,通常生活在西非和印度之间约30个国家的干旱地区,活动面积约1600万平方公里。每天,沙漠蝗虫能够吃掉重达自己体重的食物。

这是一个相当巨大的活动范围

而要想大规模跨区域移动,需要的进食量也相当巨大

(图片来自Vladimir / shutterstock.com)▼

能吃也就罢了,这种蝗虫还很能飞,每天可飞越100到200公里的距离,高度可达2000米;并且繁殖能力强:每年至少会生两至五批后代。

这些能力,就为蝗灾的跨地域蔓延打下了“生理基础”。

生得很快

(图片来自wikipedia/ ChriKo )▼

飞得也很快

(图片来自Wikipedia/ Adam Matan)▼

在沙漠蝗虫的一生中,很多会经历孤立和集结成群两个阶段。研究显示,最初蝗虫本是孤立的,它们反应迟钝,喜欢在夜间飞行,并不会给人类带来灾难;而成群的蝗虫则非常可怕,集结起来数量最多可达数十亿只,在集体迁移过程中可以吃掉数以吨计的地面植被或庄稼。这就意味着沙漠蝗虫虽然不会直接造成饥荒,但是是饥荒的重要促成因素。

铺天盖地而来

(图片来自 shutterstock@Jen Watson)▼

那为什么孤立的蝗虫会集结成群?

沙漠蝗虫尽管名唤“沙漠”,大量繁殖期却是在环境变得潮湿之后。大部分时间里,沙漠地区极度干旱且植被稀少,蝗虫只能实现孤立个体生活;而当雨水过多,环境湿润,植物生长茂盛,蝗虫也会随之大量繁殖。

真香,比吃土强多了

(图片来自:Vladimir Wrangel / shutterstock.com)▼

这些蝗虫被迫相互亲密接触,在这种刺激下他们体内血清素的含量在短时间内增加让蝗虫们变得乐于集结;在蝗虫腿部相互碰撞的时候机体能释放出苯乙腈,可以防御鸟类天敌——这也是让蝗虫变得愈发社会性的因素。

平时自由散漫,现在整整齐齐

(图片来自 shutterstock@Vladimir Wrangel)▼

道理是这样,在现实中东非蝗群的集结,也要追溯到阿拉伯半岛2018年的两场飓风带来的大降雨。

2018年5月,特强气旋风暴“梅库纳”波及阿拉伯沙漠地带,在沙漠低洼处形成多个水坑,为蝗虫的大量繁殖提供了条件。

特强气旋风暴“梅库纳”,阿拉伯半岛久旱逢甘霖

(图片来自:wikipedia@NASA)▼

5个月后,热带风暴“鲁班”在阿拉伯海中部形成,向西北方向移动,再度给该地区带来降雨,大量蝗虫又找到了组织。

热带风暴“鲁班”也是相似的方向

从阿拉伯海登陆半岛

(使用王者荣耀制作)▼

那么雨后的蝗虫到底能繁殖多少后代呢?昆虫专家的说法是,蝗虫在初次产卵后如果生存条件适宜,下一代的繁殖能力是上一代的20倍。再加上蝗虫繁殖快,沙漠蝗虫的数量可以在以后的几代中呈指数增长。

交配中的沙漠蝗虫

(图片来自:Wikipedia /Christiaan Kooyman)▼

而一旦蝗虫数量控制不力,将对农业生产造成严重影响,如据联合国表示,2003-2005年度的西非大型蝗灾总共造成了25亿美元的收成损失。

简单来说,沙漠蝗虫可影响到地球上十分之一的人的生计。

<

中国人与新冠病毒激战正酣时,有声音提醒我们,要对已经蔓延至巴基斯坦和印度的蝗灾拉响警报。粮食危机,在疫情之后,可能近在眼前。

不过我国专家出面给大家吃了颗定心丸:由于气候环境等因素,中国并非这种蝗虫的适宜生存区,历史上的中国蝗灾也并非此物种。

而在邻国印度,媒体甚至表示当前印度蝗灾已基本结束,目前仅西部拉贾斯坦邦部分地区仍有少数蝗虫聚集,形势完全可控。A股农业类才涨了一天,转天就歇了,人和虫都没了基本的信任。

不过,在东非——此次蝗灾的最大爆发地,情况可就相当不明朗了。联合国高级官员表示,如果不采取有效措施,东非地区将面临粮食危机。

这些蝗虫,又是从哪里来的?

源于天气异常

2019年12月以来,东非国家蝗虫泛滥成灾,肯尼亚遭遇的蝗灾是70年以来最严重的,而埃塞俄比亚和索马里也经历了25年来最严重的蝗灾。蝗虫肆虐中,这些国家的农业生产遭到巨大破坏。

虽然受灾最严重的是东非三国(埃塞、肯尼亚、索马里)

但实际影响其实是整个阿拉伯海沿岸

印度半岛在去年就遭遇大规模蝗灾,今年也没幸免▼

而此次威胁东非的蝗虫,主要是已经威胁了非洲、中东和亚洲的农业数个世纪的沙漠蝗虫。

如果你认为沙漠这种恶劣环境下就没有病虫害

那可就错了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Rosa Frei)▼

沙漠蝗虫是蝗虫科中一种多栖息在沙漠的短角蝗虫,是蝗虫类中危害性最大的种类之一,通常生活在西非和印度之间约30个国家的干旱地区,活动面积约1600万平方公里。每天,沙漠蝗虫能够吃掉重达自己体重的食物。

这是一个相当巨大的活动范围

而要想大规模跨区域移动,需要的进食量也相当巨大

(图片来自Vladimir / shutterstock.com)▼

能吃也就罢了,这种蝗虫还很能飞,每天可飞越100到200公里的距离,高度可达2000米;并且繁殖能力强:每年至少会生两至五批后代。

这些能力,就为蝗灾的跨地域蔓延打下了“生理基础”。

生得很快

(图片来自wikipedia/ ChriKo )▼

飞得也很快

(图片来自Wikipedia/ Adam Matan)▼

在沙漠蝗虫的一生中,很多会经历孤立和集结成群两个阶段。研究显示,最初蝗虫本是孤立的,它们反应迟钝,喜欢在夜间飞行,并不会给人类带来灾难;而成群的蝗虫则非常可怕,集结起来数量最多可达数十亿只,在集体迁移过程中可以吃掉数以吨计的地面植被或庄稼。这就意味着沙漠蝗虫虽然不会直接造成饥荒,但是是饥荒的重要促成因素。

铺天盖地而来

(图片来自 shutterstock@Jen Watson)▼

那为什么孤立的蝗虫会集结成群?

沙漠蝗虫尽管名唤“沙漠”,大量繁殖期却是在环境变得潮湿之后。大部分时间里,沙漠地区极度干旱且植被稀少,蝗虫只能实现孤立个体生活;而当雨水过多,环境湿润,植物生长茂盛,蝗虫也会随之大量繁殖。

真香,比吃土强多了

(图片来自:Vladimir Wrangel / shutterstock.com)▼

这些蝗虫被迫相互亲密接触,在这种刺激下他们体内血清素的含量在短时间内增加让蝗虫们变得乐于集结;在蝗虫腿部相互碰撞的时候机体能释放出苯乙腈,可以防御鸟类天敌——这也是让蝗虫变得愈发社会性的因素。

平时自由散漫,现在整整齐齐

(图片来自 shutterstock@Vladimir Wrangel)▼

道理是这样,在现实中东非蝗群的集结,也要追溯到阿拉伯半岛2018年的两场飓风带来的大降雨。

2018年5月,特强气旋风暴“梅库纳”波及阿拉伯沙漠地带,在沙漠低洼处形成多个水坑,为蝗虫的大量繁殖提供了条件。

特强气旋风暴“梅库纳”,阿拉伯半岛久旱逢甘霖

(图片来自:wikipedia@NASA)▼

5个月后,热带风暴“鲁班”在阿拉伯海中部形成,向西北方向移动,再度给该地区带来降雨,大量蝗虫又找到了组织。

热带风暴“鲁班”也是相似的方向

从阿拉伯海登陆半岛

(使用王者荣耀制作)▼

那么雨后的蝗虫到底能繁殖多少后代呢?昆虫专家的说法是,蝗虫在初次产卵后如果生存条件适宜,下一代的繁殖能力是上一代的20倍。再加上蝗虫繁殖快,沙漠蝗虫的数量可以在以后的几代中呈指数增长。

交配中的沙漠蝗虫

(图片来自:Wikipedia /Christiaan Kooyman)▼

而一旦蝗虫数量控制不力,将对农业生产造成严重影响,如据联合国表示,2003-2005年度的西非大型蝗灾总共造成了25亿美元的收成损失。

简单来说,沙漠蝗虫可影响到地球上十分之一的人的生计。

<

中国人与新冠病毒激战正酣时,有声音提醒我们,要对已经蔓延至巴基斯坦和印度的蝗灾拉响警报。粮食危机,在疫情之后,可能近在眼前。

不过我国专家出面给大家吃了颗定心丸:由于气候环境等因素,中国并非这种蝗虫的适宜生存区,历史上的中国蝗灾也并非此物种。

而在邻国印度,媒体甚至表示当前印度蝗灾已基本结束,目前仅西部拉贾斯坦邦部分地区仍有少数蝗虫聚集,形势完全可控。A股农业类才涨了一天,转天就歇了,人和虫都没了基本的信任。

不过,在东非——此次蝗灾的最大爆发地,情况可就相当不明朗了。联合国高级官员表示,如果不采取有效措施,东非地区将面临粮食危机。

这些蝗虫,又是从哪里来的?

源于天气异常

2019年12月以来,东非国家蝗虫泛滥成灾,肯尼亚遭遇的蝗灾是70年以来最严重的,而埃塞俄比亚和索马里也经历了25年来最严重的蝗灾。蝗虫肆虐中,这些国家的农业生产遭到巨大破坏。

虽然受灾最严重的是东非三国(埃塞、肯尼亚、索马里)

但实际影响其实是整个阿拉伯海沿岸

印度半岛在去年就遭遇大规模蝗灾,今年也没幸免▼

而此次威胁东非的蝗虫,主要是已经威胁了非洲、中东和亚洲的农业数个世纪的沙漠蝗虫。

如果你认为沙漠这种恶劣环境下就没有病虫害

那可就错了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Rosa Frei)▼

沙漠蝗虫是蝗虫科中一种多栖息在沙漠的短角蝗虫,是蝗虫类中危害性最大的种类之一,通常生活在西非和印度之间约30个国家的干旱地区,活动面积约1600万平方公里。每天,沙漠蝗虫能够吃掉重达自己体重的食物。

这是一个相当巨大的活动范围

而要想大规模跨区域移动,需要的进食量也相当巨大

(图片来自Vladimir / shutterstock.com)▼

能吃也就罢了,这种蝗虫还很能飞,每天可飞越100到200公里的距离,高度可达2000米;并且繁殖能力强:每年至少会生两至五批后代。

这些能力,就为蝗灾的跨地域蔓延打下了“生理基础”。

生得很快

(图片来自wikipedia/ ChriKo )▼

飞得也很快

(图片来自Wikipedia/ Adam Matan)▼

在沙漠蝗虫的一生中,很多会经历孤立和集结成群两个阶段。研究显示,最初蝗虫本是孤立的,它们反应迟钝,喜欢在夜间飞行,并不会给人类带来灾难;而成群的蝗虫则非常可怕,集结起来数量最多可达数十亿只,在集体迁移过程中可以吃掉数以吨计的地面植被或庄稼。这就意味着沙漠蝗虫虽然不会直接造成饥荒,但是是饥荒的重要促成因素。

铺天盖地而来

(图片来自 shutterstock@Jen Watson)▼

那为什么孤立的蝗虫会集结成群?

沙漠蝗虫尽管名唤“沙漠”,大量繁殖期却是在环境变得潮湿之后。大部分时间里,沙漠地区极度干旱且植被稀少,蝗虫只能实现孤立个体生活;而当雨水过多,环境湿润,植物生长茂盛,蝗虫也会随之大量繁殖。

真香,比吃土强多了

(图片来自:Vladimir Wrangel / shutterstock.com)▼

这些蝗虫被迫相互亲密接触,在这种刺激下他们体内血清素的含量在短时间内增加让蝗虫们变得乐于集结;在蝗虫腿部相互碰撞的时候机体能释放出苯乙腈,可以防御鸟类天敌——这也是让蝗虫变得愈发社会性的因素。

平时自由散漫,现在整整齐齐

(图片来自 shutterstock@Vladimir Wrangel)▼

道理是这样,在现实中东非蝗群的集结,也要追溯到阿拉伯半岛2018年的两场飓风带来的大降雨。

2018年5月,特强气旋风暴“梅库纳”波及阿拉伯沙漠地带,在沙漠低洼处形成多个水坑,为蝗虫的大量繁殖提供了条件。

特强气旋风暴“梅库纳”,阿拉伯半岛久旱逢甘霖

(图片来自:wikipedia@NASA)▼

5个月后,热带风暴“鲁班”在阿拉伯海中部形成,向西北方向移动,再度给该地区带来降雨,大量蝗虫又找到了组织。

热带风暴“鲁班”也是相似的方向

从阿拉伯海登陆半岛

(使用王者荣耀制作)▼

那么雨后的蝗虫到底能繁殖多少后代呢?昆虫专家的说法是,蝗虫在初次产卵后如果生存条件适宜,下一代的繁殖能力是上一代的20倍。再加上蝗虫繁殖快,沙漠蝗虫的数量可以在以后的几代中呈指数增长。

交配中的沙漠蝗虫

(图片来自:Wikipedia /Christiaan Kooyman)▼

而一旦蝗虫数量控制不力,将对农业生产造成严重影响,如据联合国表示,2003-2005年度的西非大型蝗灾总共造成了25亿美元的收成损失。

简单来说,沙漠蝗虫可影响到地球上十分之一的人的生计。

<

中国人与新冠病毒激战正酣时,有声音提醒我们,要对已经蔓延至巴基斯坦和印度的蝗灾拉响警报。粮食危机,在疫情之后,可能近在眼前。

不过我国专家出面给大家吃了颗定心丸:由于气候环境等因素,中国并非这种蝗虫的适宜生存区,历史上的中国蝗灾也并非此物种。

而在邻国印度,媒体甚至表示当前印度蝗灾已基本结束,目前仅西部拉贾斯坦邦部分地区仍有少数蝗虫聚集,形势完全可控。A股农业类才涨了一天,转天就歇了,人和虫都没了基本的信任。

不过,在东非——此次蝗灾的最大爆发地,情况可就相当不明朗了。联合国高级官员表示,如果不采取有效措施,东非地区将面临粮食危机。

这些蝗虫,又是从哪里来的?

源于天气异常

2019年12月以来,东非国家蝗虫泛滥成灾,肯尼亚遭遇的蝗灾是70年以来最严重的,而埃塞俄比亚和索马里也经历了25年来最严重的蝗灾。蝗虫肆虐中,这些国家的农业生产遭到巨大破坏。

虽然受灾最严重的是东非三国(埃塞、肯尼亚、索马里)

但实际影响其实是整个阿拉伯海沿岸

印度半岛在去年就遭遇大规模蝗灾,今年也没幸免▼

而此次威胁东非的蝗虫,主要是已经威胁了非洲、中东和亚洲的农业数个世纪的沙漠蝗虫。

如果你认为沙漠这种恶劣环境下就没有病虫害

那可就错了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Rosa Frei)▼

沙漠蝗虫是蝗虫科中一种多栖息在沙漠的短角蝗虫,是蝗虫类中危害性最大的种类之一,通常生活在西非和印度之间约30个国家的干旱地区,活动面积约1600万平方公里。每天,沙漠蝗虫能够吃掉重达自己体重的食物。

这是一个相当巨大的活动范围

而要想大规模跨区域移动,需要的进食量也相当巨大

(图片来自Vladimir / shutterstock.com)▼

能吃也就罢了,这种蝗虫还很能飞,每天可飞越100到200公里的距离,高度可达2000米;并且繁殖能力强:每年至少会生两至五批后代。

这些能力,就为蝗灾的跨地域蔓延打下了“生理基础”。

生得很快

(图片来自wikipedia/ ChriKo )▼

飞得也很快

(图片来自Wikipedia/ Adam Matan)▼

在沙漠蝗虫的一生中,很多会经历孤立和集结成群两个阶段。研究显示,最初蝗虫本是孤立的,它们反应迟钝,喜欢在夜间飞行,并不会给人类带来灾难;而成群的蝗虫则非常可怕,集结起来数量最多可达数十亿只,在集体迁移过程中可以吃掉数以吨计的地面植被或庄稼。这就意味着沙漠蝗虫虽然不会直接造成饥荒,但是是饥荒的重要促成因素。

铺天盖地而来

(图片来自 shutterstock@Jen Watson)▼

那为什么孤立的蝗虫会集结成群?

沙漠蝗虫尽管名唤“沙漠”,大量繁殖期却是在环境变得潮湿之后。大部分时间里,沙漠地区极度干旱且植被稀少,蝗虫只能实现孤立个体生活;而当雨水过多,环境湿润,植物生长茂盛,蝗虫也会随之大量繁殖。

真香,比吃土强多了

(图片来自:Vladimir Wrangel / shutterstock.com)▼

这些蝗虫被迫相互亲密接触,在这种刺激下他们体内血清素的含量在短时间内增加让蝗虫们变得乐于集结;在蝗虫腿部相互碰撞的时候机体能释放出苯乙腈,可以防御鸟类天敌——这也是让蝗虫变得愈发社会性的因素。

平时自由散漫,现在整整齐齐

(图片来自 shutterstock@Vladimir Wrangel)▼

道理是这样,在现实中东非蝗群的集结,也要追溯到阿拉伯半岛2018年的两场飓风带来的大降雨。

2018年5月,特强气旋风暴“梅库纳”波及阿拉伯沙漠地带,在沙漠低洼处形成多个水坑,为蝗虫的大量繁殖提供了条件。

特强气旋风暴“梅库纳”,阿拉伯半岛久旱逢甘霖

(图片来自:wikipedia@NASA)▼

5个月后,热带风暴“鲁班”在阿拉伯海中部形成,向西北方向移动,再度给该地区带来降雨,大量蝗虫又找到了组织。

热带风暴“鲁班”也是相似的方向

从阿拉伯海登陆半岛

(使用王者荣耀制作)▼

那么雨后的蝗虫到底能繁殖多少后代呢?昆虫专家的说法是,蝗虫在初次产卵后如果生存条件适宜,下一代的繁殖能力是上一代的20倍。再加上蝗虫繁殖快,沙漠蝗虫的数量可以在以后的几代中呈指数增长。

交配中的沙漠蝗虫

(图片来自:Wikipedia /Christiaan Kooyman)▼

而一旦蝗虫数量控制不力,将对农业生产造成严重影响,如据联合国表示,2003-2005年度的西非大型蝗灾总共造成了25亿美元的收成损失。

简单来说,沙漠蝗虫可影响到地球上十分之一的人的生计。

<这次的蝗灾,真的很凶这次的蝗灾,真的很凶。爱拼国际

标签:

分享到:

上一篇:歡迎您

下一篇:歡迎

爱拼国际版权与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爱拼国际]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和视频文件,版权均为爱拼国际(0065xinjiapo.com/obyh8/5089482988.html)独家所有。如需转载请与3171672752联系。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须注明来源“爱拼国际”,违反者本网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本网转载并注明其他来源的稿件,均来自互联网或业内投稿人士,版权属于原版权人。转载请保留稿件来源及作者,禁止擅自篡改,违者自负版权法律责任。

联系我们

广告联系:3171672752
展会合作:3171672752
杂志投稿:3171672752

网站简介|会员服务|联系方式|帮助信息|版权信息|网站地图|友情链接|法律支持|意见反馈

版权所有 2019-2020 爱拼国际(0065xinjiapo.com/obyh8/5089482988.html)

  • 经营许可证
    粤B2-20150019

  • 粤ICP备
    14004826号

  •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 网络110
    报警服务

网站客服热线

3171672752

网站问题客服

3171672752